4月7日,某媒體人要乘坐CA1582從南昌趕回北京但因為晚到了兩分鐘而禁止登機,而比其還要晚到至少5分鐘的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趙白鴿卻成功登機。對方稱,趙白鴿是國航終身白金卡會員。對此,國航闢謠稱,“這個對我們來講是不太這麼做的,也不會這麼去做的”。(海外網4月9日)
  乘坐飛機遭遇晚點,這是很多經常出差趕飛機的人偶爾也會遭遇到的事情,但是只要是飛機已經關閉登機口,即使你縱有千般理由,民航部門也不可能會為您網開一面,因為航空安全是最高級別的安全標準,不是緊急特殊情況,是絕對不會也不能有什麼特別的“法外之規”的,所以趕飛機遲到晚點,就得“認栽”改簽別的航班。
  可是,我們卻會經常在現實中或者是網上看到或者聽到關於飛機已經到了起飛時間,卻還在停機位不動,據說是專門為等某一位“要客”的,而且會有一些人繪聲繪色的描述這位“要客”是如何邁著四方步不緊不慢的登機的。而當媒體就這樣的傳聞向航空公司求證的時候,得到的答案一般都是矢口否認,不承認公司會專門為某位重要客人而延遲起飛時間,並且會特意強調這是因為天氣或者其他空中管制等原因才延遲起飛的。
  針對紅會常務副會長趙白鴿被爆料遲到卻能違規登機一事,國航相關負責人的表態讓人有點忍俊不禁,“這個對我們來講是不太這麼做的,也不會這麼去做的”,這模棱兩可的話到底是想說明什麼呢,是國航”不太這麼做”,但是偶爾也會做呢,還是強調“從來都不做”呢……其實這種模棱兩可的表態本身就是沒有底氣的表現,如果從來沒有這樣做過,大可斬釘截鐵的表態,沒有。
  就事論事,既然國航把“趙白鴿是國航終身白金卡會員”作為回應此事的唯一理由,那麼筆者特意上網查了一下國航白金卡會員的一些優先權利:據瞭解,目前國航貴賓會員包括銀卡、金卡、終身白金卡/白金卡三個級別。《會員手冊》中對各級別貴賓會員享有的權益做出詳細說明,其中終身白金卡/白金卡可享受優先購票和機場候補、優先登機以及優先保留付費機票座位等待遇,這些權利其實與金卡會員的權益差別“微乎其微”。也就是說任何會員都沒有在關艙門後還能享受登機的權利,誰都沒有。
  因此,國航方面如果以終身白金卡會員的身份都作為回應的藉口,未免就太牽強了,當務之急是要正面回應社會各界的質疑,到底趙白鴿有沒有利用自己的身份在飛機關閉艙門後還能登上飛機,這是問題的關鍵,是核心所在。
  當然,在當事人趙白鴿沒有正面回應此事前,我們也不能就武斷的認為趙白鴿違規登機,因為這裡面可能還存在著爆料人是否把不辦登機手續等同於機艙門關閉,或者趙白鴿在機場外已經辦完登機手續而只是去值班櫃臺補領手續等情況,所以作為當事人,趙白鴿應該儘快給媒體一個回覆和解釋似乎更為恰當。
  不管怎樣,在民航系統實行了多年的“要客”制度以及“特權會員”現象,在當前各級政府官員都深入開展群眾路線教育和嚴格遵守八項規定的大氣候下,有必要對這些明顯脫離群眾、認為製造不平等的現象進行治理,嚴格按公司規定公平對待每一位乘客,讓特權違規登機的傳聞少一些再少一些,或許飛機晚點的現象也會少一些再少一些……  (原標題: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特權違規登機的“傳聞”�
創作者介紹

oj53ojykz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